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水電破壞生態偏見”③:在生態文明前提下發展水電
2020/5/12 6:26:56    新聞來源: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文 | 張博庭

國家《能源法》征求意見稿中提出:國家實施流域梯級開發水能資源,在生態優先前提下積極有序推進大型水電基地建設,適度開發中小型水電站?!?/span>


這一提法雖然摒棄了保護生態的非主流生態學觀點,避免了產生類似三峽工程那樣生態判斷上的矛盾。但是,所采用的生態優先的提法,卻難免仍存在著主體不夠明確的問題。例如,在一個具體的工程項目中,我們到底應該是讓魚的生態優先、草的生態優先,還是猴子的生態優先呢?


生態文明就是以人為本的生態優先


其實,此前我們之所以,可以說保護環境,但卻不能說保護生態。其原因就在于環境的主體非常明確,就是人,而生態的主體,則可能是不確定的。所以,籠統地要求保護生態,其結果可能是荒謬的。舉個極端的例子,骯臟的垃圾場是老鼠的最好生態,難道我們也要保護好垃圾場的骯臟嗎?總之,“生態優先”同樣還存在有主體不能確定的矛盾。那么,有沒有一種不會產生生態的主體不明矛盾的科學提法呢?


當然有。幾乎是在國際生態學界的主流,闡述了生態必須進化的最新理念的同時,我們黨的十八大也正式提出了“生態文明建設”的要求。我們知道,生態必須進化理念的核心,就是強調我們所要研究和考慮的生態主體,應該是整個人類社會。而“文明”一詞又是對人類社會的發展和進步所特有的描述。所以,生態文明顯然就是要求以人為本的保護生態,或者說以人為本的生態優先。


其實“生態優先”與“生態文明”或者說“生態文明優先”的差異,主要在于是否強調“以人為本”。例如,在美國由于人們都不喜歡吃刺多的淡水魚,所以,水庫中的淡水魚常常多得造成生態災難。因此,需要不時地采取消殺措施,加以控制。


然而,在中國由于淡水魚是人們重要的蛋白質來源。所以,我們對屬于同樣的物種長江四大家魚不僅要積極保護,而且還經常要為其損失大量的水資源進行生態調度,以增加其幼魚苗成活率。


這種對淡水魚類完全相反的生態措施,如果用生態優先就無法予以解釋。你不知道應該讓它(水庫淡水魚)優先死,還是優先活。但如果從生態文明的角度,就十分容易理解。


在美國消殺水庫淡水魚是生態文明的需要;在中國保護水庫淡水魚,同樣也是生態文明的需要。總之,根據人類社會的不同需要,針對同一物種所采取的生態措施,完全可能是截然相反的。這就是生態文明,或者說就是以人為本的生態優先。


保護珍稀物種就是保護人類自己


上面水庫淡水魚的例子,還只是常規的“以人為本”的生態保護,事實上我們保護任何的珍稀物種,其實都是為了保護我們人類自己。因為,生物多樣性是能讓我們人類社會健康發展的非常重要的生態指標。


前面筆者曾舉例說,骯臟的垃圾場是老鼠的最好生態,我們通常不可能去保護垃圾場的骯臟。但是,如果那里的某種老鼠已經變成的瀕臨滅絕的物種,那么為了保護自然界(人類社會)的生物多樣性,我們不僅要保護好那個垃圾場,甚至可能還要專門的想辦法創造條件對其進行增殖培育,以保證其物種的長期存在。


“保護珍稀物種就是保護人類自己”雖然只是我們一種喚醒公眾意識的宣傳口號,但這口號同時也說明,我們保護任何珍稀物種的目的,都不是為了保護而保護,而是為了讓人類社會有一個更好的生態,也可以說是為了人類社會的生態文明。


因此,對于一個具體的水電工程來說,生態優先與生態文明的要求,決不應該是一個層次上的。例如,某河段有一種需要保護的珍稀魚類。那么所謂在生態優先的前提下,可能就只會要求你水電開發商,不要再開發這個項目了,以便優先的維護好該珍稀魚類的現有的自然生態。


但如果是在生態文明的要求下,你開發商就不是開發、不開發項目這么簡單,而可能是要求在開發項目的同時,擔負起,讓該珍稀物種得以存在和延續的責任。總之,生態優先似乎只是被動的進行選擇,而生態文明則必須要求你去主動的構建。也可以說,生態文明其實是生態優先的要求,加上綠色發展的行動結果。二者的寓意和效果完全都不在一個層次上。


現實當中我們對大型水電工程的生態要求,其實也不是僅僅停留在生態優先的層面上,而絕對應該是生態文明。例如,早在我們的葛洲壩和三峽水電站建設前,長江里的中華鱘就已經是瀕臨滅絕的一級保護魚類了。為了保護好這一珍稀物種,我們葛洲壩和三峽的建設方,投入了巨資建立起了中華鱘繁殖培育基地。經過幾十年的努力(包括每年增殖放流),現在不僅保障了長江里中華鱘的存在,而且也已經實現了子二代中華鱘的人工養殖成功。也可以說,現有的科學技術已經能保障,中華鱘這一珍稀的物種,幾乎永遠的可以存在了。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金沙江上的向家壩和溪洛渡水電站的開發,通過人工養殖增殖,讓三種已經功能性滅絕的一級保護珍稀魚類中的二種,得以恢復。


事實上,我國的水電開發建設是我國珍稀動植物生態保護的重要抓手。目前我國幾乎所有河流上珍稀魚類的存在,都或多或少的得益于水電開發中的生態文明建設要求。包括養殖性的魚類也一樣。


例如,我國的新安江水庫建成后,由于水域面積大幅度增加,不僅每年增加了50多倍的漁獲量。而且還讓水庫里的魚和草等生物,形成了一個強大的水質生態凈化系統。水庫進水口流入的水源,分明都是二、三類水質的水。但是,到了壩下已經完全變成了有點甜的礦泉水(一類水)。


總之,三峽、溪洛渡、新安江等水電站的生態文明建設成果,絕不是個例,而是在我國具有普遍意義的現實??梢哉f,構建生態文明(強調在生態優先的同時實現綠色發展)不僅是我們水電開發的重要前提,而且也一直是我們最重要的目標。


“生態優先”提法應讓位于“生態文明”


本應該是對所有工程項目的生態要求,卻僅僅出現在了對水電項目的要求里,這是有其歷史原因的。我們應該本著尊重歷史的態度,接受這一對任何建設項目來說,都是有益無害的合理要求。


新能源法中“生態優先”的提法雖然比以往的保護生態,有了很大的進步,但是仍然存在著生態主體不確定的矛盾。不僅如此,目前這種“生態優先”的提法,似乎僅僅出現在了針對水電的一些文件中,缺乏明確的社會普遍認可的定義。因此,如果作為法律條文,也需要給予專門的解釋和定義。為此,我們建議新的能源法,最好采用我們黨十八大提出的生態文明的科學闡述,代替主體和定義都不夠十分明確的“生態優先”的措辭。


建議將《能源法》征求意見稿中的第四十七條 〔可再生能源開發〕“國家實施流域梯級開發水能資源,在生態優先前提下積極有序推進大型水電基地建設----”。改為“國家實施流域梯級開發水能資源,在生態文明的前提下積極有序推進大型水電基地建設---”。這樣的法律條文闡述,不僅更明確,而且也更科學。


相關閱讀:

張博庭談“水電破壞生態偏見”①:美蘇爭霸刺激偏見產生

張博庭談“水電破壞生態”②:中國生態學之爭困擾水電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
体彩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