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水電破壞生態偏見”②:中國生態學之爭困擾水電
2020/5/11 6:44:58    新聞來源: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張博庭 能源雜志
點擊上方?能源雜志 , 深度關注能源經濟!


 
文 | 張博庭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

改革開放之前,由于我國的經濟能力十分有限,面對緊張的資金和尖銳的供電矛盾,水電建設往往會讓位于“投資小,見效快”的火電。改革開放后的“十五”期間,伴隨著我國的電力的市場化體制改革,我國的水電迎來第一次快速發展的黃金期。在國家“十五”發展規劃中,積極發展水電的政策得到了較好的落實。


到了“十五”末期,由于國內對外開放,輿論開始受到了國外極端環保思潮的影響,社會輿論以及我國五年規劃中對水電的描述,發生了一些微妙變化。 “十五”規劃中的“積極發展水電”的政策,在“十一五”被修改為要“在保護生態的前提下,有序開發水電”。


這種認識和政策上的變化,造成了在“十一五”期間,我國水電遭遇到了被嚴重妖魔化的困擾,不僅很多規劃開工的項目被擱置,甚至一些已經開工的項目,也曾被一度叫停,從而導致我國的能源結構不斷惡化,并產生了一系列的生態和環境問題。以至于在2009年12月的氣候大會上,國際社會巨大的碳減排壓力,讓我國參會的國家領導人很快意識到,不反擊妖魔化水電的欺騙宣傳,積極發展水電,我們的國家不可能實現可持續發展。所以才有了2010年由中宣部、國資委和國家能源局共同組織的水電正面宣傳,為水庫大壩和水電開發建設的生態作用正名。


正是因為我國水電開發的嚴重滯后,我國的經濟騰飛消耗了與我們的經濟發展水平不相適應的化石能源,也遭受到了與我們的經濟發展水平不相適應的國際壓力。同時也正是因為我國水能利用的滯后,我國已經成為全球減排溫室氣體問題的重要焦點。


2009年我國政府已經做出國際承諾,要在2020年把非化石能源的比重提高到15%。為達到這一目標,我們曾經不得不把我國規劃“十二五”水電項目的開工量,比“十一五”提高了兩倍多。而且“十二五”還把“十一五”期間引起了社會對水電開發嚴重誤解的“在保護生態的前提下,有序開發水電”的提法,明確地改成了“在做好生態保護和移民安置的前提下積極發展水電”。


此后的各種水電規劃,繼續強調要以十二五的“在做好生態保護和移民安置的前提下積極發展水電,”作為重要的能源發展方針。然而,當時大家似乎并沒有注意到所謂保護生態的說法,并不是那么科學。




保護生態的提法的由來



生態環境是一個中國特色的名詞。據考證,這個術語最初是已故中科院院士黃秉維(五屆全國人大常委)在全國人大討論憲法草案時,針對草案中“保護生態平衡”這一說法提出來的。他當時認為草案中的“保護生態平衡”的表述不夠確切,建議改為“保護生態環境”。他的建議在政府報告和憲法中都被采用后,“生態環境”似乎就成為了一個名詞。


但此后,黃秉維院士自己也發現這個提法不夠妥當,并曾在自己的文章中明確地說明“顧名思義,生態環境就是環境,污染和其他的環境問題都應包括在內,不應該分開,所以我這個提法是錯誤的。我覺得我國自然科學名詞委員會應該考慮這個問題,它有權改變這個東西?!?/span>


雖然黃院士自己后來也意識到這個修辭上的疏忽,可能會造成某些概念混淆的問題,并已經建議過我國自然科學名詞委員會予以更正。但是,由于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在憲法中出現的名詞,即使國家自然科學名詞委員會不予收錄,但是,它還是不可避免的要在社會上廣泛傳播。


盡管開創這個名詞的黃院士的本意,是指要保護環境,但是,后來還是有不少人想當然地把保護生態環境,不僅理解成為保護環境,有時也簡化理解成“保護生態”。


然而“保護生態”的提法,雖然不能說是錯的,但它確實能引起一些混亂。因為,與環境的主體是人不同,生態系統有很多層次,不同的生態層次對應著不同的主體。因此,針對不同主體,保護不同的生態系統之間,肯定會存在著矛盾。




保護生態的提法所造成的爭議



例如,三峽生態環境作用到底應如何評價?就和保護生態的不科學的提法和概念密切相關。眾所周知,無論是在社會上還是在學術界,對三峽工程生態環境影響的評價歷來都存在著分歧。在三峽論證的初期,中科院組織的某一次初期論證,曾經就得到過“三峽工程的生態環境影響弊大于利”的結論。后來正式組織的三峽工程論證的結論。


雖然得到的結論是生態環境影響“利大于弊”,但是,中科院的一位院士,則公開的拒絕在論證意見上簽字。為什么同樣都是非常嚴謹的生態科技工作者,卻得出了完全相悖的結論意見?其原因還是在于,大家對保護生態的理解不同。


贊同三峽的生態學者是從廣義的生態范疇上考慮問題,而不贊同三峽的生態學家們則是以狹義的生態為出發點得出的結論。


可以說這種局面,至今也并沒有完全改變。我們說三峽工程的生態環境影響利大于弊,絕對是從廣義生態范疇上做出的判斷。但是,很多狹隘的生態研究員人員和環保人士,至今認為三峽的生態環境影響弊大于利,則是完全是從狹義的生態觀念出發的。


雖然,他們并不否認三峽工程在防洪、供水、發電、航運等方面的巨大作用。但是,他們只是把這些作用解釋成是社會和經濟的效益,而不肯承認其實這才是三峽工程最重要的生態效益。


不可否認,嚴重的洪水和干旱都是人類社會巨大的生態災難,化解這些災難當然是最重要的生態效益。水力發電看起來只是經濟效益,但如果我們知道過量的使用化石能源以及由此造成的碳排放,是我們人類社會最大的生態難題。水電所產生的巨大生態效益,還用得著懷疑嗎?


在學術上,采用廣義和狹義的生態范疇,應該屬于不同的生態學流派。廣義的生態范疇就是指包括人類在內的整個社會生態,狹義的生態范疇就是某一類(不包括人類)生物研究領域所考慮的特定的生態系統。


通過與某些國內資深的生態學者的交流,筆者發現在我國生態學界,很多學者所要研究和保護的生態,確實就是不包括人的狹義的生態。我問他們理由何在?解釋意見是:人是世界上特殊的物種,人的能力太強大了,一旦在生態學的系統研究中考慮了人,別的物種基本上就沒有什么生存的余地了。所以,至今國內外還有相當一部分的研究人員,秉持著狹義的生態學的理念。


這種片面地強調保護某種特定的生態系統的狹義生態理念,由于不僅僅存在于我國,所以,也帶來了一系列全球性的生態問題。


針對這一學術矛盾,2013年11月,英國的生態學會理事長在世界著名《自然(nature )》雜志上發表了一篇題為“生態學必須進化”的文章。他指出生態學研究必須站在全人類的高度,必須高度關注氣候變化、疾病傳播、糧食安全等有關人類生存發展的重大生態問題。


他號召學者對各種動、植物生態的研究,不能只強調保護,而更要尊重其進化規律。也就是說,他認為生態學者必須要有"以人為本"的保護生態的意識,必須要尊重人類文明發展所帶來的一系列的自然生態進化。總之,可以說目前國際生態學界的主流理念,提倡的是生態必須進化,而不是要保護。


應該說我國新制定的能源法,提法是”在生態優先前提下積極有序推進大型水電基地建設?!?基本上反映了國際生態學界的這一進步,同樣也不再采用保護生態的陳舊闡述。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巨大的進步。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
体彩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