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水電破壞生態偏見”①:美蘇爭霸刺激偏見產生
2020/5/9 6:40:58    新聞來源:能源雜志
文 | 張博庭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

《能源法》征求意見稿中提出:國家實施流域梯級開發水能資源,在生態優先前提下積極有序推進大型水電基地建設,適度開發中小型水電站?!?/span>


“在生態優先前提下”開發工程項目,本來應該是對所有工程項目的要求,但是,卻僅僅出現在了對水電項目的要求里。這是不是一種對水電建設項目的歧視?似乎暗示著水電開發必然會破壞生態。


看待水電應該一視同仁,不過我們也要承認,目前整個社會確實存在著“水電破壞生態”的偏見,這又是一個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任何人類文明活動都會對生態系統產生一些不利的影響。水庫大壩這種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和改變,應該是效果相對較好的。很多水庫大壩建成后,一般都會形成風景秀麗的水庫風景名勝區。為何大家偏偏對水電的生態影響格外關注呢?




美蘇爭霸格局下的水電偏見



在20世紀60年代埃及的阿斯旺大壩修建之前,社會各界關于水庫大壩對生態環境的影響和改變,與種糧食、蓋房子、修道路等人類生存所必需的活動,并沒有什么差別。特別是在電力被發明出來之后,由于水庫大壩在調控水資源的同時,還能產生清潔的電力,更是備受追捧。但是,當埃及要修建阿斯旺大壩的時候,由于當時正處于美、蘇兩大政治集團的嚴重對立,埃及把修建大壩的任務,交給了蘇聯,這引起了美、英等國的強烈不滿。因此,為了攻擊蘇聯就出現了美、英等國發動各種輿論攻擊大壩建設的現象。


特別有意思的是,當時,埃及還有一個阿斯旺低壩,是由英國人修建的。所以,美、英集團當年在發動攻擊阿斯旺大壩的攻勢的時候,還頗費了一番心思。所制造出來的輿論是,高壩才破壞生態環境,而低壩則不會。


其實,如果當年反過來,是英國人修了阿斯旺高壩,蘇聯人修了阿斯旺低壩的話,那么,當年的輿論一定會是說,低壩才是破壞生態的。


然而,要把攻擊阿斯旺的理由編得讓人信服,就難免要對所有的水電和大壩都進行貶低。好在當時美英等國都已經基本完成了自己國家的大型水電開發,所以,不必顧慮這種攻擊影響自己國家的發展。因此,60年代后國際上充斥著大量的反水壩、反水電的“科研成果”。其實,當時的這些成果都有很強的政治原因,其科學性和可信性是值得懷疑的。不過這種政治斗爭的產物,卻給后來的某些環保投機者制造了機會。


圍繞著水壩的利、弊的爭論,在20世紀90年代美蘇爭霸的政治對立消失了之后,反而達到了高潮。在1996年的世界可持續發展高峰會議上,大型水電居然被排除在可再生能源的范圍之外,只承認了小水電的可再生能源地位。




國際社會糾偏水電偏見



在這場水電與生態的爭論中,水電開發程度較高的發達國家往往與發展中國家持不同意見。一些像我們中國這樣由于江河治理、水能資源開發利用程度較低的發展中國家,在發展經濟的過程中,經過仔細的研究、認真的比較,還能夠清醒的認識到包括建壩、修水電站在內的水利水電開發,仍將是實現國家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必然選擇。由于發展中國家和一些國際組織的努力,在爭論的過程中,人們通過深入的調查研究,逐漸澄清了一些類似“水電的溫室氣體排放與火電相當,甚至超過火電 ”等污蔑水電的錯誤觀念。


例如,加拿大的深入調查研究表明,水電的溫室氣體排放,只是水庫中殘留的植物淹沒腐敗后釋放氣體的的一種暫時現象。其強度將隨著水庫形成的時間衰減。根據水庫建設時間的不同。加拿大的水電排放僅相當于火電的1/17 到1/50。而另一個水電開發較早的國家瑞士的調查結論,則表明水電的碳排放僅為火電的1/300。


隨后2002年在南非約翰內斯堡舉行的世界可持續發展高峰會上,經過討論,到會的192個國家一致認識到;在世界上各國都在鼓勵發展各種可再生能源來減緩全球變暖的情況下,呼吁全球能源供應多樣化和增加包括大型水電在內的可再生能源的份額。大型水電有必要被確認為可再生的清潔能源。


那次峰會還達成了具體的協議,建議于2004年在中國舉行一次水電高層論壇,探討相關的議題,進一步的完成峰會提出的任務。我國的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接受了這一建議,與聯合國經濟與社會事務部于2004年10月在北京共同召開了水電與可持續發展研討會。會議通過并發表了倡導和支持水電開發的《北京宣言》。至此,國際主流社會終于完成了一次對水電從反思、誤解到重新認識的反復。


曾經一度停止了對水電的貸款支持的世界銀行,2004年正式恢復貸款后加大了對水電的支持力度。此后,世行對全球水電的總結是:水電及多功能水利基礎設施為減貧和可持續發展提供了重要的機遇,其作用日漸明顯。水電設施不僅能提供電力,還在區域合作與發展以及水資源配置方面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而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作為可再生能源的水電還發揮著獨有的雙重作用:作為戰略措施以應對越來越不穩定的氣候,作為可再生能源將世界經濟帶入低碳的未來。


國際主流社會早已經更正了對水電的偏見,然而,水電會破壞生態的偏見卻很難在社會上完全消除。不僅如此,國際社會以及各個國家在世紀之交那一段時期所發布的各種正式文件中,難免都會留有這方面的痕跡。例如,我國的《21世紀科技發展綱要》中就有大型水電不屬于可再生能源的相關闡述和概念。


總之,由于國際社會政治對立的歷史所造成的“水電可能破壞生態”的社會偏見,是一個不可否認的現實。因此,在我國的各種建設項目規劃文件中,唯獨對水電項目提出生態要求的情況,也就不難讓人理解了。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車公莊西路22號院A座11層 電話:010--58381747/2515 傳真:010--63547632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版權所有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3015787號 技術支持:北京中捷京工科技發展有限公司(010-88516981)
体彩排列5走势图带连线